当前位置: 三农人物网>>学术权威>>赵亚夫——江苏镇江市农科所科技专家 返回乡村网首页

赵亚夫——江苏镇江市农科所科技专家

时间:2009-07-06来源:未知 作者:zhang
 

  农民脱贫致富;有一句话,50万农民说了20年:“要致富,找亚夫,找到亚夫准能富。”赵亚夫,一个一辈子工作在基层的农业科技人员,在江苏镇江的茅山革命老区,大人小孩都认识他。他一副学者模样:戴着眼镜,儒雅斯文;却又总是“行者”打扮:牛仔裤、运动鞋、双肩包。46年来,赵亚夫既是“学者”又是“行者”,他把自己的理念变成了现实。他是一个求新求变的人:18次远赴日本,不仅引进了草莓、葡萄、水蜜桃、“越光”水稻等先进品种及栽培技术,还学来了建设现代农业的崭新理念。从培养示范户到建立“万山红遍”示范园区,再到戴庄有机农业整村推进,变化的是他的“三步曲”,步步超前;他又是一个始终不变的人,不变的是他“做给农民看,带着农民干,帮助农民卖,实现农民赚”的一个承诺。
  46年来,一直工作在江苏镇江市农科所的赵亚夫,从不愿走到镜头前、媒体前,是江苏句容市委的领导反复动员打动了他:这不是宣传你个人,是宣传你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、建设现代农业的先进理念和做法,我们要让这些理念在更大范围内发挥作用。
  于是,赵亚夫才走到了我们面前。
  引进创新———“他的思想比我们的水蜜桃还鲜”
  赵亚夫今年66岁了,哪怕和家人在一起也是言辞不多,可一见到农民总有说不完的话,农民说“他的思想比我们的水蜜桃还鲜”,赵亚夫的第一招“鲜”就是“拿来+创新”。
  驱车行驶在句容丘陵山区,10余公里的水果带绵延不绝。到了草莓成熟季节,“万山红遍”甚为壮观,而这一切都发端于25年前的20棵草莓苗。1961年,从宜兴农林学院毕业后的赵亚夫来到镇江市农科所工作,被下派到农村蹲点。大跃进浮夸风带来的惨痛后果,让赵亚夫印象深刻:山区的农民太苦了,我一定要尽一生努力,改变农村的贫穷面貌。
  1982年,被赵亚夫认为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,不是因为那一年他开始担任农科所所长,而是因为那一年他第一次来到日本。
  多年后,赵亚夫仍然记得日本之行带来的心灵震撼。在日本爱知县的渥美半岛,到处郁郁葱葱,山上有林,山坡有果。“那里的气候、地貌和镇江山区类似,我们那里大多荒山秃岭,人家却建得这么美!”巨大的反差让赵亚夫难以平静,“一看人家把我看呆住了,与镇江农村相比,落差大得不得了。日本水果琳琅满目,我长这么大吃的水果加起来也没有在日本这一年多,而农民靠种水果就能发家致富。”说起这些往事,赵亚夫虽然轻言细语,但在平静的外表下却深藏着一颗不平静的心。
  从那一刻起,赵亚夫萌生了一个理想:要让茅山老区像日本渥美半岛一样,满山的果树,满坡的蔬菜,满岗的鲜花,满山的财富。他暗下决心,要像海绵吸水一样,尽可能多地学一些东西,把日本的好东西带回去。
  此时的赵亚夫已经40岁了,他从学日语开始,学草莓、无花果、葡萄栽培技术??若干年后,赵亚夫到上海外国语学院考访问学者,日语考了江苏省第二名。对专业知识的黯熟就更不用说了,他先后18次去日本:带着农技人员,到日本的田间地头实地学习考察;带着5位农民种植大户,和日本农民面对面交流。平时,他与日本友人保持密切联系,邮购日本农业科技期刊,不断学习和应用日本的先进农业管理技术。在日本,从议员到普通农民很多人都认识他。
  “我们把日本的东西学到手,再转化为中国农业的生产力,就可以大大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。”赵亚夫用注视世界的眼光,高效率加速了这个“缩短”的进程。同时,赵亚夫这个“品牌”也吸引了一批批国际友人为中国兴农富民服务,日本的一些专家自费来到中国,参与制定句容农业发展规划。赵亚夫是个传统知识分子,却不是坐而论道的空想家,他清楚,要改变农村面貌,建设现代农业,就一定要把自己学到的新知识、新观念“点对点”地传输给农民。
  1983年,刚开始在句容白兔镇解塘村推广草莓时,赵亚夫准备亲自给农民示范种植。然而,对于一辈子种植水稻、小麦的农民来说,种植草莓好像是“天方夜谭”、“不务正业”,农民们说啥也不愿让他在自己的责任田里做试验。心急如焚的赵亚夫带着农技人员走村串户,说服动员,然而农民还是不买他的账,最后他不得不求助镇政府同他一道动员村干部带头试种。当时,一位村干部还同他认真地说“如果草莓种不出来,你要认损失”,赵亚夫当场答应,他才放心。草莓苗终于下了地,赵亚夫也搬到了农民家,整日在草莓田里转圈,生怕有一点儿闪失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露天草莓一次试种成功!第一年产量达到500多公斤,效益600多元,是当时常规农作物效益的两倍多。到1987年,仅白兔镇露天草莓就种了7000多亩。现如今,白兔镇居民存款已经过亿元,草莓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项目,农民送子女自费出国留学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。
  “农民的需要就应该是我们的研究方向。”作为农科所所长的赵亚夫,在全省率先将镇江农科所的科研方向作了重大调整,根据当地丘陵山区的实际,调整到以发展果树、蔬菜、花卉等为重点的现代农业方向上,帮助农民增收致富。“地区农科所是创新体系的末端,却是推广体系的前端。赵亚夫做的工作就是把先进的农业科技成果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并转化为生产力,这样的基层农业科技人员太少了!在此他是个‘先行者’、‘超前者’。”这是一位国家农业官员对赵亚夫的评价。
  几十年来,赵亚夫没有出过“大部头”著作,然而,他为农民编写的通俗易懂的科普读物却超过百万字;他不喜欢“纯理论式科研”,研究员评了3年才评上,可他带领农科所把近百项农业科研成果教给了农民,在丘陵山区推广种植了180万亩的应时果品,给农民带来了25亿多元的收益!
  “农民需要什么我就给什么,就是不得奖,我也照样做。”这就是赵亚夫的回答。
  情系农民———“他把农民当自己人,农民把他当家里人”
  在解塘村推广草莓成功后,赵亚夫又开始思考农业科技推广的新路子,“从那时起,镇江农科所决定建立一个科技示范园,建在农村,技术一步到位,让农户看得见,发挥更大的带动效应。”
  说干就干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赵亚夫带领农科所到农村租地办科技示范园,并将示范园定名为“万山红遍”,寓意丘陵地区发展应时鲜果,红遍万山,给农民带来富裕。1996年,赵亚夫设计的第一个“万山红遍”农业园在白兔镇建成,之后,又建起了后白、戴庄、磨盘等5个农业园区,形成了绵延十多公里的3万多亩高效优质应时鲜果产业带。
  在这个示范园里,赵亚夫有句“名言”———“将失败留给园区,将成功教给农民。”多年来,赵亚夫培养了纪雪宝、纪荣喜、王柏生、杨修林、方继生等一大批科技示范户,如今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成为市、省,乃至全国劳模。
  张小虎也是其中的一位,他在句容白兔镇科技园区承包了100多亩地种葡萄,效益非常可观。一走进张小虎的家,就见厅堂里悬挂着与胡锦涛总书记合影的巨幅照片:2005年10月13日,胡锦涛总书记来到镇江农科所农业综合开发科技实验园考察,亲切地向示范户了解葡萄种植情况。张小虎告诉记者,总书记临走前叮嘱他,不仅要自己富,还要带动周边的乡亲们共同致富。
  张小虎一见到赵亚夫就像见到了老朋友,赵亚夫也二话不说就跟着张小虎“钻”进了葡萄棚。此时的气温已接近摄氏40度,葡萄架下更是闷热难耐。10多分钟,赵亚夫的衣裤全被汗水湿透了,汗水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往下流,而这位近70岁的老人一边讲解一边从双肩包里掏出毛巾擦汗,这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。
  流汗、跑路、吃苦、受累,赵亚夫从来不把这些放在心上,现在他想得更多的,也是总书记的嘱托:要带动更多的农民致富。  赵亚夫的手机里存了上百个农民的号码,采访赵亚夫的短短几天内,他每天都要接到几个农民的电话,无论时间场合,赵亚夫总是耐心解答。在句容大卓,“姐妹桃园”的主人王巧娣脱口就能背出赵亚夫的手机号,“赵老师对我们的那份热心真是没话说,随喊随到,比110还要及时!”
  前往“姐妹桃园”,是一段颠簸崎岖的山路。“而在桃园建成前,这里是荒草丛生的小路,连车都开不进来。两里来路,赵老师每次都是从路口走进来。”王巧娣是一位40多岁的妇女,黝黑精瘦,快人快语,连他的丈夫都没想到,当初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桃园,被她打理得这么好。
  “当时,我对种桃子一窍不通,心里也犯嘀咕。只有妹妹支持我,说如果我想种的话,她帮我找镇江农科所赵亚夫帮忙。”见到记者,王巧娣打开了话匣子,“没想到,两个月后,妹妹领着一位60多岁的老人来帮我看地。赵老师什么也没说,非常耐心地四下仔细察看,最后确定说可以种桃子。没几天,赵老师又带着我参观了附近种桃专业户杨修林的桃林,又参观了后白镇的千亩示范桃园。一边看,一边慢慢讲解,在赵老师的帮助下,我开辟了姐妹桃园,开始了第二次创业!”
  4年后的今天,王巧娣的30亩“姐妹桃园”已茂密繁盛,不仅全部收回了承包成本,现在的产量还逐步攀升,丈夫也赶到桃园里来帮忙。“赵老师跟我父亲的年纪差不多了,有时候真不想麻烦他,可是不找他还能找谁呢?”王巧娣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但赵亚夫却一点不觉得“烦”,农时季节,就算王巧娣不找他,他也会主动找上门。
  “老赵把农民当自己人,农民把老赵当家里人,他吃的是百家饭,干的是百家活。在他的带动下,以前不敢想象的事,现在农民也自觉干了!”句容张庙茶场场长张德敏一语道出农民心里话。回想起20多年前向农民推广草莓的艰难,茅山的农民如今笑着说:“赵老师现在就是让我们种砖头,我们都干!”
  几十年来,赵亚夫几乎走遍了句容的山山水水,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奔波在乡村, 经过他培训的农民达30万人次,他平均每年上课超百堂,从未收取讲课费、辛苦费。直到现在,他没有接受一家企业聘用,赵亚夫觉得这很自然:“有很多老板请我当顾问,可我没有精力,我要帮农民做事。农民这样尊重你,比金钱宝贵得多。”
  敢为人先———小村破大题:让最穷的村实现真正小康
  农业科技示范园的效益日益显现,但赵亚夫的脚步没有因此停下来。
  赵亚夫的名片背后印有这样一行字:“农民为消费者健康负责任,消费者为农民生活担义务。”这源于他一次朋友聚会的感想,餐桌上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:现在什么都不敢吃,味道也没有以前好。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赵亚夫坐在桌边想到了田头,当他提出建立有机农业生产基地时,使大家眼前一亮。
  此时已年过60的赵亚夫再一次“敢为人先”。2002年,赵亚夫从镇江市人大副主任、镇江市农科所所长的岗位退下来,因为享有镇江市知名专家终身荣誉,他想在70岁退休前,完成自己“没有做完的事”,他提出了一个“惊人的要求”: 让他去镇江最穷的茅山革命老区一个村子,“让一个最穷的村实现真正的小康”。
  这个“最穷的村”就是天王镇戴庄村。戴庄村位于溧阳、溧水和句容三县(市)交界处,是典型的茅山老区腹地,但该地区人口少,资源丰富,水质达一类标准,环境优美,无工业污染,具有发展有机农业的得天独厚的优势。就是在这里,赵亚夫通过发展有机农业,建立合作社,让“最穷的村”实现了真正的“小康村”。
  万事开头难,赵亚夫刚开始在这里推广有机“越光”稻、有机桃时,农民也是满腹怀疑。
  “种田哪有这种种法,光靠施豆饼就能种水稻?”
  “种桃还能致富?”
  赵亚夫说每斤桃能卖到5块钱,村民杜忠志心想,3斤能卖到两块钱就不错了。在赵亚夫的再三保证下,杜忠志种了3亩桃园。2004年,有机桃1斤卖到8块钱,“越光” 大米1斤也卖到了8块钱。现在,杜忠志承包了80亩桃园,桃园里养了1000多只草鸡,草鸡卖到15元/斤,草鸡蛋一块钱一个。
  54岁的杜忠志被太阳晒得黝黑,但干劲十足:“没成想我也‘老来俏’,现在一年赚6万也不在话下,我真打心里服了赵老师。”现在,杜忠志的儿子杜富海也辞去了每月挣2000多元的运输工作,专心帮父亲打理桃园。
  戴庄的有机农业生产基地建起来了,但是,赵亚夫觉得还不够。建基地只是解决了原料的生产问题,要让农民得到更大效益、更大实惠,就要设法把加工、流通等各市场要素产生的利润尽可能留给农民。
  怎么办?赵亚夫把记者带到了一个即将建成的厂房前,这就是投资400多万元的“越光”大米加工厂。“2006年初,我们成立了戴庄村有机农业合作社,就开始建自己的加工厂。当时《农村专业经济合作组织法》还没有出台,合作社能否建加工厂还是个疑问。今年7月,正式实施的法律中有了明确规定,这个工厂9月份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投入生产了。”赵亚夫的超前见识和魄力让戴庄村民佩服不已。
  仅仅一年,戴庄村有机农业合作社的社员户数就增加到500多户,占全村村民的近60%。“一年一户可增加收入5000元,人均增加1000元。原来我们预计达到人均收入1万元的目标要到2010年,现在看来2008年就能完成。”赵亚夫笑着对我们说:“把这件事做好了,全村整体小康了,也就了却了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  如今,戴庄村有机农作物已经从几十亩扩大到3000多亩,发展成为有机稻、桃、草鸡等有机食品的生产基地,有机农产品被冠以“野山小村”的商标销往沪宁等高端市场。
  富有诗情画意的戴庄是赵亚夫发展有机农业的一个“作品”。走在稻田边,“越光”水稻翠绿笔直,已经抽芽结穗,在稻飞虱等病虫害肆虐的南方,这里却丝毫不见害虫的影子,“这种稻子比一般的成熟早,不合害虫口味,害虫都去吃‘嫩叶’了。”赵亚夫像小孩子一样得意。
  由于发展有机农业,戴庄变美了,各种不知名的野生动物也来此栖息生长。难怪日本农业专家参观后会惊呼:“这里和日本已没什么两样!”
  有专家评论,“赵亚夫让‘小村破了大题’,他为突破新农村建设的资金、技术、市场、组织四个瓶颈探索了成功之路。”现在“行者”赵亚夫又准备上路了,他正在筹备第19次日本之行,“想带一些年轻人出去看看,学习人家合作社的经验,让我们的有机农产品打入高端市场。”
  人生境界———“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”
  一个人,46年做着一件事,理由是什么? 赵亚夫的回答比任何人都简单:“我真的认为自己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。”
  赵亚夫感慨地说:“很多事情我都已经忘了,真没想到农民还都一一记在了心里。有一年,我已经做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了,一次回到农科所,一个看门的老人拦住我,说找我很久了,但我对他则一点印象也没有。他说‘20年前的一个夏天,下大雨,我正忙着收黄豆,你路过我家,看我一人忙不过来,就帮我一起收??’”讲起这些故事,赵亚夫的语调更慢了:“农民真好,你只要为他做一件好事,他就会记住不忘。”也许,就为了这一句“农民真好”,赵亚夫无怨无悔付出了46年。
  赵亚夫深深根植于这块土地,热爱这片土地,他为两个儿子取名为“赵大江”(镇江)、“赵小容”(句容);赵亚夫也深深留恋这块土地,不愿离开,他曾经婉言拒绝了组织上调任他为江苏省农科院院长的决定,说自己要做的事还没有做完。
  “他身体不好,我们都劝他歇歇吧,可是他还是天天往农村跑。既然他喜欢,那么就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吧!”在赵亚夫家里,老伴黄宝华笑着对记者说。
  黄宝华退休已经10年了,也在镇江市农科所工作。“退休前我一直在所里效益最差、最累的一个部门,他是所长,但一点情面都不讲,别的领导都来为我讲情,他也不开这个口子。”黄宝华笑着说,一点没有责怪丈夫的意思。退休前,两人都常年驻守农村,聚少离多,退休后,黄宝华与赵亚夫相聚的时间仍然很少,“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,早饭后就往农村跑,回来吃晚饭,看过新闻联播就一头钻进书房看书,直到深夜。一周里,只有周日能在家里呆一个上午,因为那天是小孙女来家的日子。”
  赵亚夫的家在镇江市的一栋老房子里,记者来的那天刚好是周日下午。6岁的小孙女一直在等爷爷回来,她悄悄地对我们说:“已经好久没有看见爷爷了。”赵亚夫的家干净简朴,普通的沙发椅、茶几、电视机,没有高档家电,也几乎没有装饰。黄宝华告诉我们,家里已经近10年没有添过家具了。
  有人说,赵亚夫是农业财富的创造者,凭他的技术、项目和管理“入股”,可以轻松赚大钱, 小儿子是做外贸工作的,他曾经劝父亲经商。然而,赵亚夫仍守着自己的承诺,守着清贫。在职时,他拿的是公务员工资,退休后,享受的又是普通的退休金。
  农民说,赵亚夫让他们看到了土地的希望,恢复了对土地的信心。采访中,农民扳着手指给记者算,20多年来,赵亚夫走到哪儿,富裕就到哪儿:
  1986年,赵亚夫带着草莓来到茅山老区,于是茅山老区第一批楼房竖起来了,农民们亲切地称它们为“草莓楼”;
  1996年,赵亚夫建立“万山红遍”农业科技示范园,于是应时果品红遍万山,富裕万千;
  2002年,赵亚夫带着有机农产品来到了戴庄,于是这个曾经的苏南最穷村变脸成了“小康村”。
  ……
  为赵亚夫做了8年司机的陶大友计算过,8年来,赵亚夫行车近40万公里,平均每年绕地球一圈还多。“给别的领导开车,也许不会这么累,但每当看到近70岁的赵老师风雨无阻地往农村跑,我什么怨言也没有了。别人给领导开车捞到的是‘油水’,我给赵老师开车收获的是快乐。”陶大友憨憨地笑着。对待农民,赵亚夫像春雨一样“润物细无声”,但农民却分明感受得到他给予的力量,“有他在,心里才踏实”,他以跋涉者46年的足迹,趟出了一条适合丘陵山区农民致富的高效农业之路。正如日本农山渔村文化协会专务理事坂本尚所说:“通过赵亚夫,我们看到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脊梁。”
  赵亚夫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完成了党对农民的承诺; 作为一名农业科技工作者,他实现了科学对土地的承诺。
 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三农人物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村村通·一路发三农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·全国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--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
三农人物网 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04-2017 snrww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09077068号-56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99号
联系邮箱:nongcunhzsw@tom.com  客服电话:010-56021399 010-80449558
业务QQ:    客服QQ: